台商帶著陸幹一起回流 名牌皮帶改從五股空運美國

更新日期:108.09.30
資訊來源:天下雜誌 文 呂國禎


台灣里德企業董事長鄭惟,攜手廣東中山里德皮革製品總經理、中山台商會青年會副會長顏良安,兩個40歲出頭的里德企業第三代,接起已經40多年的家族皮帶生意。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離開台灣近20年的皮帶廠回來了,閒置多年的新北五股的里德企業,碰上中美貿易戰被加關稅,只好把生產設備從廣東中山三鄉移回台灣,但台灣皮帶製造師傅卻早已凋零,只能依賴來自大陸的皮帶師傅帶台灣員工一起生產的方法,在上個月就生產4萬條MK、CK皮帶到美國,隨著美國還要加關稅,客戶下單量比產能多2.5倍,回台製造燃起希望,但缺乏供應鏈與熟練工人,台商回流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

新北市五股中興路黑手工廠聚落,棧板上堆著一箱箱裝滿皮帶的箱子,準備走昂貴的空運到美國,因為中美貿易戰又可能加關稅,來自美國的急單愈來愈多,台灣里德企業董事長鄭惟說,客戶急著要,所以空運的費用是他們支付,這個月已經趕了4萬條給他們,年底前,月出貨量還要增加到10萬條皮帶。



一年前,這裡仍是閒置的老工廠,現在能生產美國名牌的Michael Kors(MK)、Calvin Klein (CK)的皮帶,一條要台幣上千元起跳, 重新開啟這座工廠的是台灣里德企業董事長鄭惟、廣東中山里德皮革製品總經理、中山台商會青年會副會長顏良安,兩個40歲出頭的里德企業第三代,接起了已經40多年的家族皮帶生意。

對台灣的皮件、皮帶產業來說,急速增加的美國皮帶訂單似乎開啟了一個新想像──離開台灣近二十年的皮帶產業能不能搬回來,因此里德成功與否成了業界關心的話題。台灣手提包輸出業同業公會秘書長王美款說,里德不僅能回台灣重新生產,還出貨給國外知名品牌。



讓鄭惟與顏良安選擇回到台灣的是中美貿易戰。去年底開始,不管真皮還是人造皮的皮帶都成了第一波受害者,由中國輸美皮帶名列第一波清單,加了10%關稅。顏良安說,只加10%的時候還能跟客戶談判,自己吸收一點請客戶也吸收一點,就這樣忍過去了,沒想到美國總統川普緊接著又加了25%關稅,這時候客戶雙手一攤,沒有任何折讓的空間,只有搬家這條路。

鄭惟與顏良安跟大多數台商一樣,去年底也前往東南亞考察,前往越南、印尼、柬埔寨,才發現東南亞成本早已經上來了,而且一切必須重來,轉移生產基地的成本並不低,剛好台灣的工廠長年閒置著,是不是有機會把產線移回台灣,變成大陸廠供應美國以外市場,台灣廠專門負責美國市場。

回台生產容易嗎?時間回到了1988年,鄭惟與顏良安的祖父與叔公,因為台灣生產成本上漲、找不到工人決定前往中國大陸投資,一開始在珠海,後來在1992年落腳到廣東省中山市三鄉鎮,跟寶成集團的三鄉廠、帽子大王偉仲集團董事長王台光、行李箱大王皇冠集團當起了鄰居。

趕上了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的潮流,中山里德皮革最高峰的時候,有近千名的工人,一個月生產約五十萬條皮帶,規模遠超過台灣。這個廠一直經營到今天,里德仍在中山三鄉持續經營與生產,只是規模已縮減到50名員工,仍生產相同數量的皮帶。

台灣廠並沒有馬上關掉,1995年轉型為打樣廠,形成了台灣設計打樣、接單,大陸生產的模式,但到了2000年之後,隨著大陸廠的規模愈來愈大,而台灣的皮帶打樣師傅陸續退休,已經無法在台灣生產皮帶了,新北五股的產線只好吹熄燈號,只留下接單的功能,自此生產線閒置一直到今天。

里德是台灣手提包產業的縮影,在台灣,皮帶業歸屬在手提包這個大產業下,包含了皮帶、皮夾、皮包、行李箱等,起步可追溯自1970年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解散了台灣集團旗下的塑膠加工廠新東公司之後,讓塑膠加工人才在各地開枝散葉,例如皮箱、皮包,開啟了台灣塑膠加工業的黃金期,自此讓台灣手提包業在全球佔有率始終居於舉足輕重的地位。

1989年的台灣手提包產業的出口金額高達12億美金,從業人員有15萬人。但2000年之後逐漸萎縮,陸續結束台灣製造在大陸各地建立的塑膠加工王國,例如行李箱大王皇冠集團、軟袋大王(運動背包)其利工業,里德也是眾多塑膠加工業者的縮影。



然而,傳統台商加工廠要搬回台灣並不容易,今年上半年決定回到台灣,光是品牌客戶來台灣驗廠就花了半年,不僅驗設備還要驗反恐,了解公司的結構、人員,甚至海關報關、貨櫃裝櫃的安全標準都要驗,一個月就要驗了三次,花了半年完成了驗廠,下半年才能開始導入生產。

接下來碰到的是斷層,台灣皮帶師傅早已凋零,只好把中國廠三個幹部跟著舊機器一起移到了台灣,走進工廠一看,發現操作電腦針車、機器設備的是中國幹部,雖然都是男人,但熟練比女性員工還輕巧的縫製一條條皮條,旁邊則是台灣籍員工協助後段加工與包裝。

鄭惟說,「台灣不容易找到會做皮帶的工人,因此需要大陸幹部協助我們,但我們也跟台灣員工講,從一些比較簡單的工序,一步一步來學習,有時候我們兩個也自己下來做生產,慢慢的把生產的工藝學回來。」



台灣失去的還有供應鏈,鄭惟與顏良安本來估算台灣成本比中國大陸高10%,實際做下去卻發現沒這麼低,原因是許多原材料必須進口,例如皮革、皮帶扣,最近顏良安聽說彰化有皮帶扣環工廠回來了,就馬上去詢問能不能供貨給里德,顏良安說,「我們相信一定會找到,只是時間的問題。我不可能一直海運這些東西過來。」如此台灣製造的皮帶才有競爭力。

《天下》直擊真實的台商回流,遭遇的困難遠比想像中的高,鄭惟與顏良安認為,「我們上一代當年是不想留在台灣等死,不如去中國找死,結果活下來了,現在是你不離開中國也是等死,趁著我們競爭對手溫州工廠國際觀不足、也尚未到海外設廠,把中美貿易戰的危機當成轉機,回到家鄉求生存。」
>>觀看原文